《虎妈战歌》震撼回响 东西方教育大撞击

《虎妈战歌》震撼回响 东西方教育大撞击

 
【侨报记者余东晖华盛顿特别报道】《虎妈战歌》在美中两国引起巨大反响,引发人们对东西方教育理念和方法的反思。《侨报》记者专访中国最有名的中学–北京四中原校长邱济隆,以及刚在美国高中生科研最高奖项–“英特尔奖”决赛中进入前10名的两位华人学生的家长,请看他们如何看待东西方教育理念的撞击与交融。

两国民众反应有所不同

《虎妈战歌》经过美国主流媒体报道,特别是《华尔街日报》以《中国母亲为何更胜一筹?》为题介绍后,在美国公众中引起轰动。刚刚传出大女儿被哈佛和耶鲁录取的消息,更被一些媒体视为“虎妈”的胜利。

就在《虎妈战歌》出版前一个月,经合组织针对全球9年级学生进行的能力测评发现,美国学生的成绩总体排名第17位,而上海学生3门科目测试均排名第一,这在美国引起震动。虽然很多人不认为东方教育肯定好过西方教育,但联系到近年来美国人对中国崛起的忧虑,以及奥巴马总统屡次警告美国不能当“老二”,美国人对东方式教育可能带来的冲击表现出越来越深的危机感。《虎妈战歌》不过是一面折射镜而已。

《虎妈战歌》的中文版《我在美国当妈妈》在中国面世也引起热议。不过据北京四中原校长邱济隆观察,这本书在中国“娘家”引起的反响不如在美国那么正面,很多人对作者蔡美儿(Amy Chua)的理念和做法并不认同。

邱济隆在接受《侨报》记者电话专访时指出,《虎妈战歌》在两国引起反响恰恰说明:美国人不再觉得自己的教育理念和价值是天经地义唯一正确的方式;而中国人也在反思传统教育理念和方式的不足,愿意学习西方教育理念中先进的东西。双方都在发生变化。

《虎妈战歌》的中文版《我在美国当妈妈》中有一段话,意思是:这里的故事证明东方父母教育子女比西方父母更成功。邱济隆不以为然,他说:“这种说法很有问题,如果比尔·盖茨的父母也写本育儿经,是不是就可以证明西方父母的教育更成功呢?这不实事求是。”

邱济隆指出,蔡美儿教授的育女经虽然体现了东方教育的某些理念,但也不完全等同于传统的中国教育理念。比如她的小女儿露露最后退掉首席小提琴的机会,放弃了茱莉亚音乐学院,选择了网球,最后还是“虎妈”适应了小孩的要求和爱好。

东西方教育应取长补短

北京四中与美国犹他盐湖城和麻州波士顿的两所高中是姐妹学校,经常来美考察美国教育的邱济隆强调,世界教育的大趋势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都不能说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方法是绝对正确的,大家应当取长补短,融合对方教育的长处。

邱济隆说,教育应促进人类的心灵健康和自由发展。他认为,美国学校教育非常注重学生个性发展,尊重学生,包括在课程设计上有很多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中国学校教育强调共性,一刀切、模式化、标准化的东西太多。中国现在强调创造性人才和创新精神,就必须注重学生的个性发展。

相比之下,邱济隆认为,中国学校教育的长处在于,强调学生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和基础的扎实,中国教育家叶圣陶先生说过,教育就是养成习惯。邱济隆说,这是西方比中国薄弱的地方,培养高层次的创新人才,如果基础知识不扎实,没有良好的学习习惯,就“很难建高楼”。美国一些地方现在也开始学习中国,在某些地区有统一教程,也注重对学生纪律的要求。

应试与素质非水火不容

作为中国最有名的全国重点中学之一,北京四中从1986年就开始着眼于学生素质的提高,进行教育改革,将学校课程分为必修课、选修课和活动课。1990年到2003年担任四中校长期间,邱济隆经常说一句话:“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区别,主要在于对学生是负责一阵子,还是负责一辈子。我们不能仅仅为了考试的一阵子,而耽误学生的一辈子。” 说是这么说,但四中在推广素质教育过程中曾遭遇很多阻力和非议,既有来自上级领导和本校老师的,也有来自家长和学生的。但邱济隆说:“既然让我当校长,我就要这么干,大不了我还回去教我的物理去。”

实践证明,四中在课外活动开展得红红火火,学生才艺得以发挥,个性得到发展的同时,高考分数依然保持了高水平。北京四中学生连年在国际奥林匹克学科竞赛中获奖,该校的艺术团名闻遐迩,四中男篮曾到休斯敦火箭队俱乐部训练。

曾获全国优秀校长称号的邱济隆表示,当校长就是要为学生服务,不能把学生升学率等作为博取自己功名的工具;当老师的要避免好心办坏事,那种硬逼学生每天看书多少个小时的做法,实际上是摧残学生。

对于有人鼓吹废除高考,邱济隆不以为然。他认为,这是中国国情之下相对公平的选拔人才方式,高考制度如何改革可以商榷,应当引进美国大学招生的校长和老师推荐,重视学生社会服务与实践经历等做法,但如果取消高考,目前还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取代。他反问:“难道托福、GRE不是考试?”他说,高分是否高素质值得研究,但高素质的学生高考得低分的很少。

邱济隆承认,中国教育改革最大的阻力是如何突破传统观念,最忌讳刮风,一会东摇,一会西摆,要么全盘肯定,要么全盘否定。

至于有人抱怨,在一个急功近利的社会,如何让家长和学生摆脱功利思想?邱济隆认为,这正是教育要做的事情–引导学生看待不同的价值观,做出正确的选择。他说,不要一味抱怨环境,在同样的环境下依然可以有不同的人。
华人为何难出世界级大师?

中国学生在国际奥林匹克学科竞赛中屡屡摘金夺银,美国华人在全美人口比例中仅占1.2%,但在“英特尔奖”、“总统学者奖”等中学生大奖中,获奖比例通常超过20%。谈起这种现象,邱济隆认为,中国人家庭非常重视子女教育,这是中国的传统。中国家长不仅要抚养孩子,还要教育其成才,很多家长对子女寄予厚望,因而也付出很大代价–蔡美儿在两个女儿身上付出的心血和工夫,是很多西方家长做不到的。

邱济隆说,中国人的刻苦和严谨也是好传统,“头悬梁、锥刺股”一直被奉为中国人刻苦学习的典范,学习的好习惯养成了,基础自然打得扎实。

当然,中国人需要反思为何到了更高层次的奖项中,华人得奖比例却不高。邱济隆指出,在更高层次上获奖要有创造性,在这方面中国教育应当吸取西方的长处,即在打好基础的同时,如何发掘个性?钱学森生前在见温家宝时屡屡问:“中国为什么培养不出世界级的大师?”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对于目前中国兴起的出国留学热,邱济隆认为,第一,赞成学生留学,只有走出去,才能了解西方,学习西方先进的东西;第二,出国留学年龄不能太小,孩子在思想还不成熟时就出去,不见得有利。他说:“有些孩子在国内学习不好,没考上理想的大学,但家里很有钱,被父母送出去。我在美国大学里看到一些中国留学生,男孩子戴耳环、开跑车,学了几年英文还没过关。家长以为把他们送出去就是培养,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给孩子充分的自由选择权

来自加州沙加缅度米拉·罗马高中的女生李诗瑶在今年“英特尔奖”竞赛中以生物化学治疗肝癌的项目获得第五名,现已被耶鲁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录取。李诗瑶的姐姐李诗韵是哈佛大学法学院的一年级学生。

两个女孩都很出色,是不是也有“虎妈”?其母亲汪俊敏坦言不赞成“虎妈”的教育方法。她说:“我们既然来到美国这块强调自由的土地上,就不能用中国的方式来养育孩子,孩子的自由意识和创造力要在这里得到充分发挥。因此我们让她们从小有选择的自由。”

汪俊敏告诉《侨报》记者,两个女儿小时候练过小提琴、钢琴,但后来她们说不喜欢,就没逼孩子继续练下去。尤其是钢琴,她们都练到第九级,距离最高级第十级仅一步之遥,但女儿不想练了,父母就不强求。有朋友替她们惋惜,汪俊敏却说:“如果到了第十级,却伤害了孩子,这十级有什么益处呢?”

两个女儿在不断选择中,发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打垒球。李诗瑶在加州学生游泳锦标赛中进入前十名,终因时间和精力有限,只能放弃。汪俊敏说:“人的一生就是在不断选择和放弃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我们尊重孩子。”

坚持到底的是舞蹈。日前在洛杉矶举行的全美高中舞蹈DANCE DRILL比赛中,李诗瑶作为校舞蹈队长,与队友获得团体冠军。汪俊敏说,孩子能坚持到底,不是这个东西最容易,而是她的最爱。汪俊敏告诉女儿:“不要因为这件事情难,你就不做,而是因为别的事情你更喜欢,觉得做了更有意义,才放弃这件事情。孩子在选择中知难而退,不是好习惯。” 在今年“英特尔奖”中,来自康涅狄格州的华裔女生刘嘉琪以机器人电脑项目获得第九名。刘嘉琪的父亲刘锋对《侨报》记者说,他们认识虎妈,两家小孩是朋友,住家离得不远,曾在一起开PARTY。

对于“虎妈”的教育方法,刘锋认为,每个家庭,方法不同。他的主张是,要培养小孩兴趣,但要给孩子一定的约束,完全靠孩子自己也不太现实。刘锋举例道,女儿经常在脸谱上交友,在YOUTUBE上听音乐,上网时间较多,有时候父母会提醒她适可而止。他说,“响鼓不用重锤”,敲敲边鼓就行了,每个孩子有自己的特点,要根据孩子的特点来引导。

学习自律与独立很重要

两个获奖女生在学习上都没有让父母操心。汪俊敏说,李诗瑶在学习上非常自律,他们从来没有追着孩子做作业。刘锋说,平时主要是让女儿学会自律,让她自己主动练习,约束自己,刘嘉琪在学习上很自觉,很独立。

汪俊敏认为,在为人处世方面,做父母的要有指导。因为他们全家信仰基督教,于是按照圣经里的规定,要求孩子不做的事情,大人自己不做。她说:“在同一信仰中,我们学会尊重,孩子跟我们很亲近,她们有心事有烦恼的时候都会找我们诉说,因为我们是平等的。而虎妈的做法只有从上而下。”

汪俊敏指出,西方文化中有很多东西值得中国人学习,尤其是尊重他人。而中国文化中也有许多好东西,比如尊重师长,百事孝为先等,应当传承给孩子。

在美国,要想上好大学,除了有好成绩、好才艺,还要积极参加社会实践并表现领导力。身为医生,李新农、汪俊敏夫妇经常参加社区医疗服务,言传身教之下,孩子耳濡目染,也热衷于社区服务。老大李诗韵9年级时加入加州学生会组织,为小学生领导力训练项目做事。老二李诗瑶对癌症病人非常同情,只要有时间就去做义工,陪伴得病的小孩。两个女儿连续两三年感恩节不在家,到无家可归者庇护所去帮忙。她们的社区服务时间早就超过500小时,远超学校规定的50个小时的要求。

毕业于中山医科大学的李新农、汪俊敏夫妇回中国探亲时经常会跟老同学聊养儿育女经。汪俊敏直言对国内一些父母的教育方法不认同。一方面是独生子女常被宠得像小皇帝,没有尊重长辈的概念。另一方面,许多人很有钱,用钱满足孩子的一切需要,为了自己的事业,为了应酬,没能多花时间陪孩子。她说,做父母的应当尽一切可能多跟孩子在一起,这不是义务,父母跟孩子在一起,其实也是自己继续学习和成长的过程。

"關於旅美湖南同鄉會"

旅美湖南同鄉會於1983年由全美各地的湖南鄉親發起成立,我會擁有260多人的強大鄉親隊伍,有100多位社團領袖和傑出企業家擔任顧問。成員老中青結合,在弘揚湖湘文化、促進中美交流、服務海外鄉親共謀發展等方面做出了貢獻,成為在美湖南鄉親交流的重要平臺。本會熱烈歡迎所有旅美湖南鄉親加入旅美湖南同鄉會這個美好的大家庭,請海外湖南鄉親發送個人介紹等相關資料至郵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由“旅美湖南同鄉會”首字母組成)申請入會。歡迎其他海內外湖南各社團和組織聯繫我們,團結起來為所有海內外湖南鄉親提供服務。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