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低收入单亲妈妈教子有成

【侨报记者邱晨报道】在读大学前,华人家的孩子大多备受父母呵护、家教很严,不少孩子要遵从父母的意愿,从少儿时起即开始学钢琴、练滑冰、下围棋……年龄稍长后,一些孩子甚至要到海外体验贫穷国度民众的生活,并在那里做义工,以为日后升入名牌高校争取些竞争的筹码。有人把这种家长把着手教育子女的方式称为“圈养”,而把那种家长尽量“撒手”,让孩子到新环境中闯荡,而对孩子今后的成长目标又无过高期望的育子方式称做“放养”。真正能够“放养”育子者在华人家长中不多,有些家长则是因资源有限被迫将孩子“放养”的,然而,“放养”不一定就没有成效。

★成熟,从少年警校开始

今年初,跟单亲母亲相依为命的华裔中学生Sam与200余名在洛县警察学校受训的学生一起参加了专门为他们举办的毕业典礼,洛杉矶县警局局长李贝卡(Baca Lee)为每一位通过警校训练的青少年颁发了毕业证书。

在盛大的毕业典礼上,这些从洛杉矶县和圣博纳迪诺县各中学选拔上来的中学生身着少年警服,胸前佩戴着与警徽相仿的“少年警校探索者”徽章。他们身上的制服熨烫得平整,皮鞋擦得锃亮;他们的面容虽仍带着稚气,可他们的步伐整齐有力,口号更是掷地有声——这群“孩子警官”的毕业典礼规格与从警校中毕业的成人警官的规格相当。

在这200余名毕业生中,许多学生的家长或亲友是警察,有少数学员家中祖孙三代均是做警察的。有警察家庭背景的学生入选警校训练是警局对他们家庭的一种褒奖,毕竟这些中学生的亲人已为社区奉献了许多年。

在这些少年警察的队列中,华裔学生是少数,而像Sam这类从低收入、新移民单亲家庭长大的华裔男孩更是少数中的少数。少年警察训练营的营员淘汰率达到了50%,Sam能坚持下来,获得毕业证书实属不易。

经过了18个星期六的严格训练,Sam自己都觉得长大了许多,更像大人了:身着制服的他已不能再像受训前那样懒散。现在无论是坐在班级里上课,还是站在朋友当中,Sam都要显出自己是受过警校训练的,不能让佩戴的徽章蒙羞。

★训练并不局限在体能上

现在,14岁的Sam可分别在两分钟内完成50个俯卧撑,或75个仰卧起坐,或20个引体向上。像Sam这样在警校受过训的学生必须在20分钟之内完成1.5英里,或在7分钟之内完成0.5英里的长跑。此外,他们还接受过射击及格斗训练。

长跑曾是Sam的弱项,可几个月下来,Sam在长跑项目上有了长足的进步。受训之初,Sam一英里长跑的成绩为11分钟,经过训练后,他的这项成绩已提高到了8分钟。

除了体能上的成长,学员们还学习了警犬特警队、直升机紧急救援队、防爆特警队等警察队伍中的专项功能小分队的作业程序与任务,而且对警察侦缉毒品的任务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此外,教官们还会手把手地教这些中学生们如何开交通违规罚单。

Sam熟悉了各种枪支的功能,他的实弹射击成绩也不错。他很愿意与朋友分享在警校学到的新东西,如他会向朋友介绍在遭遇何种火力时应如何寻找可以抵御不同类型子弹的掩体这类专业常识。

教官在训练时很注意培养学员的团队合作与奉献精神:在训练中若有学员犯规,整个队列的学员即要集体受罚;若有哪位学员忘记了带午餐,大家就会把自己的饭菜拿出来一起分享。在训练中,有些学员的文化课成绩不好,其他同学也会主动帮助他们提高。

Sam喜欢警校生活,因为天天可以结识新朋友,他对每一周的训练都很期待。

★杜绝“恭维教育” 学员挨训不准哭

在育人方法上,少年警校探索营与学员们就读的公立学校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

平时在学校读书,这些学生常能听到教师口中的赞扬声,可在警校受训,他们却很少能获得教官的肯定,更是鲜少听到他们的赞扬。相反,学员们常常听到的是教官们严厉的命令甚至是申斥。近半数受训学生或受不了警校的严苛训练便自动退出了,或中途被淘汰掉了。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学员都不准哭,一哭就完了。”Sam说:“有时训练很累、很苦,可你要毕业就不能哭,即使是被教官训斥也不能哭。”

Sam的单亲妈妈Helen说:“感觉警校的教官与孩子们学校的老师之间最大的不同是,教官们从不认为‘好孩子是夸出来的’。他们是不会认同“恭维教育”的。”

“通常,孩子们在学校读书每天都会得到肯定,稍有表现就可得到教师口头上的奖励。”移民来美前曾在中国一所高校当教师的Helen把公立学校的这种教育方法称为“恭维教育”。Helen并不认同这种教育方法,“因为这不一定对孩子们有益。”

★信心不足 借好莱坞影星做偶像

在警校受训并非一帆风顺,Sam在训练进行到第四周时接到了即将被警校淘汰的警告。此时,Helen也接到了负责Sam训练的警官格兰特的警告电话。

Helen回忆说,当时格兰特“说话的口气很恶劣,气得我发晕,把眼镜都忘在公交车上了。”那时,母子两人都很沮丧:“当时Sam快要哭了,几乎就要放弃了。”

在追问下,Helen才知道儿子的哪些受训项目未达标,其中最关键的项目是每周要写的一篇关于警察的时事报道未达到要求。在育子过程中,Helen虽然给了Sam许多自由发挥的空间,可她始终掌握一个原则:要做的事情就要做好,至少要做完,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

此时,Helen想起了影星理查·基尔主演的一部老片子《军官与绅士》。虽然这是一部军训爱情片,其中的内容14岁的儿子未必都能看得懂,可Helen认为,这部电影是讲军训的,与儿子当时所处环境相仿,而影片中理查·基尔所饰演的主人翁无论在如何困难的情况下都不放弃机会的精神应是Sam当时最需要的。于是Helen带着儿子买了一张《军官与绅士》的光盘带回家观看,结果影片中的青年大兵形象感染了Sam,他从此确立了完成警校受训的决心。

此后,Helen与Sam三次深入洛杉矶市府周围的“占领者”示威人群中采访,写出了三篇相关报道,均得了满分。这之后,Sam在警校的成绩逐步上升,警官们也认为Sam进步很快。为此,Helen还带着Sam到餐馆大吃了一顿,以示庆贺。两小时好莱坞大片的教育效果胜过两年的说教——Helen至今提起这段往事还感到庆幸。

★做义工 找观察主流脉动的机会

Helen教子有个“八字方针”,即“健康快乐,毕业就好”。她认为,一些家长常说的“孩子要赢在起跑线上”并不代表什么,因为人生是一场马拉松。怀着这种教子理念,Helen自然不会给儿子什么特别的压力。

在去警校受训前,Helen常常指着窗外不远的加州一所二流公立高校的校园说,只要上了对面这所大学妈就心满意足了:每天骑车去上学,周末还可在家洗衣服。那时Sam懵懵懂懂,不置可否。

Sam在警校开了眼界,现在更有了自己的想法:他的理想高校是西点军校。他知道西点军校难入学,而且即便是被录取了也不一定能读得下来,但他已下定了搏一搏的决心。除了入军校外,Sam也为自己选好了一条不会遭遇到严重挑战的人生路:15岁开始在市立游泳池做救生员,若上军校的梦想受挫,他还可以到市消防局做消防员,或到市警局当警察。毕竟是低收入家庭出来的孩子,Sam时刻都想着能早点赚钱,为母亲分忧。

Sam母子的重要生活来源是政府的补贴,作为回报,Helen尽量做义工,而且也鼓励儿子做义工。Helen做义工的地点就在市消防局和警局旁,Sam从小便跟在警察或消防员身后“混”,年龄稍长,Sam也跟妈妈一样到市府做义工。逢年过节市里要办大型活动时,Sam便与一些同龄人一起协助警官们在活动现场“执勤”。警官们看着Sam长大,也希望他将来能做警察,便推荐他入少年警校受训。

从做义工的经历中,Helen学到了许多东西。她认为,对于像她这样的新移民来说,做义工是从“内部”看美国的绝佳视角,也是“参政议政”的绝好机会——可惜许多新移民华裔家长都把做义工视为“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