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来源: 中新网 

 导读:《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第15次会议,将于2009年12月7日—18日在丹
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并商讨《京都议定书》一期承诺到期后的后续方案,就未来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行动签署新的协议。

最新消息:

哥本哈根峰会要给地球降温 被指是最后拯救机会

“旗手”欧盟说多做少 气候谈判难若登天

欧美中印亮气候谈判底牌

中印等四国拒接受气候大会减排草案

 目前碳排放若延续20年后地球生态灾难将至

 言行一致 大幅减排抗暖化中国告别Mr. No

气候大会开幕 捍卫“碳边疆”中国寸土必争

暗战哥本哈根前夜 三大阵营开始角力

超级博弈:发达国家转嫁历史责任

沉没已进入百年倒计时 马尔代夫的蓝色梦魇

图瓦卢居民:地球60亿人都应该向我们道歉

中美分别宣布减排目标 国际社会评价微妙

    【侨报网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5次缔约方会议暨《京都议定书》第5次缔约方会议将于今日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这一会议也被称为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中新网报道,据统计,此次会议将有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参加,其中仅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领导人就超过100人,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总理温家宝。因此,会议期间的首脑级会晤尤其引人注目。

  《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2012年即将到期,本次会议持续到12月18日,主要任务是确定全球第二承诺期(2012年到2020年)应对气候变化的安排。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德博埃尔近日表示,在哥本哈根可以而且必须达成一个新协议。它应该包括3个方面:发达国家到2020年的中期减排目标;发展中国家根据自身能力采取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发达国家帮助发展中国家适应、减缓气候变化的短期和长期资金和技术支持。德博埃尔说:“我们已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为了达成一个明确统一的新协议,各国需要拿出合作与妥协的精神。”

  日前,中美两国均提出了具体的减排目标。11月25日,在温家宝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中方第一次以约束性指标的方式宣布,到2020年,中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40%—45%。同一天,美国白宫也宣布,美国将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上承诺202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少17%。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办公室发言人尼克·纳托尔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中国在至关重要的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前夕宣布量化减排目标,显示了中国继续加大力度、减少经济发展中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坚定决心。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对本社记者指出,在接下来的会谈中,中国和美国等大国仍将面临不少压力。尽管会谈将面临不少困难,但目前达成一个全面协议的可能性在加大。另外,仍有一些提案很可能将留待下届会议继续审议。他还指出,非政府组织在此次会议中将表现出更大作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12月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希望即将举行的哥本哈根会议的成果是公平、可实现的。会议能否成功,关键在于各国能否坚持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及京都议定书,并切实坚持和兑现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

  会议开幕前夕,在法国,英国,德国,比利时等主要欧洲国家爆发大规模“气候”示威,呼吁各国领导人行动起来,对抗全球变暖,拯救地球。
 
 欧美中印亮气候谈判底牌

    新华网报道,过去两周,在限控温室气体排放的数字问题上,许多国家迈出的步伐比过去两年任何时候都要大,从美国到俄罗斯,从中国到印度,都是如此。这好似一场牌局,打到终场时大家才纷纷亮出底牌。

 
  在谈判各方中,欧盟的底牌亮得最早。早在2007年,欧盟就提出,争取到202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基础上减少20%,并表示愿与其他发达国家一道将中期减排目标提高到30%。欧盟自诩为应对气候变化的“旗手”。然而,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科学估计,发达国家的中期减排目标应该达到25%至40%,才能避免全球变暖至危险水平。显然,欧盟的承诺距此目标尚有差距。

  美国的底牌亮得很晚。奥巴马政府的计划是,到2020年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17%,这仅相当于在1990年基础上减排4%。这个目标比欧盟差得远,甚至低于《京都议定书》给它规定的第一承诺期(2008年至2012年)的7%。在减排问题上,奥巴马政府比前任政府积极了一些,不过同样拒绝接受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京都议定书》,力主各国自主减排,并坚持要求一些发展中国家参与强制减排。美国也是迄今游离于议定书之外的唯一一个发达国家。

  日本今年下半年政府换届,底牌也出现变化。前任政府提出的中期减排目标是8%,而鸠山由纪夫政府提出的是25%,应该说高出很多。但可惜的是,它是有前提条件的,即所有主要排放国参与减排。这个前提条件无法成立,因为它没有区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违背了气候变化谈判所遵循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迄今,鸠山对如何实现25%的目标依然含糊其辞。此外,他需要说服持反对态度、担心减排影响经济的日本企业界。

  在气候谈判中,美国和日本属于同一股力量,这股力量还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俄罗斯等非欧盟发达国家,因在世界地图上这些国家的连线形成伞形,因此被称为“伞形集团”,其底牌总体而言大同小异,基本都“夹带”主要排放国参与绝对减排的前提条件。

  澳大利亚承诺到2020年在2000年基础上减排5%至25%(后一个数字均是有条件承诺),但这个目标已被议会两次否决;新西兰承诺到2020年在1990年基础上减排10%至20%;俄罗斯承诺到2020年在1990年基础上减排20%至25%;加拿大承诺到2020年在2006年基础上减排20%,仅相当于在1990年基础上减排2%。

  怎么评价发达国家的减排承诺呢?有关计算表明,发达国家的无条件中期减排承诺仅相当于在1990年基础上减排8%,而有条件承诺仅相当于减排12%。这两个数字比《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对发达国家提出的5.2%减排要求并不高出多少,而远远低于IPCC报告所指明的25%至40%。由此可见,应对气候变化,发达国家承诺得远远不够。

  与发达国家相对应的是发展中国家。按照《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京都议定书》确定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发达国家承担量化减排义务,而发展中国家无需承担这种义务。不过,一些发展中国家近来纷纷宣布要采取自主行动。比如,巴西计划到2020年在预期基础上减排36.1%至38.9%;中国承诺到2020年实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至45%;印度决定到2020年实现单位GDP二氧化碳比2005年下降20%至25%;印度尼西亚力争到2020年在预期基础上减排26%;韩国宣布到2020年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4%;南非表示将在2020年至2025年间达到排放峰值。正如很多环保组织所指出的那样,这些承诺表明,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态度是积极负责和令人鼓舞的。

  限控排放数字一直是气候变化谈判的主要焦点问题,现在各国已经纷纷亮出底牌,怎么使各国达成妥协,这就是哥本哈根大会需要完成的艰巨任务。此外,资金和技术转让问题一直蹒跚不前,在哥本哈根大会也需要取得突破。

  哥本哈根气候变化谈判大幕即将拉开,这场大戏如何上演,结局又会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