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报网讯】2008年秋天,当22岁的女儿玛丽安娜(Mariana)告诉我们她打算从家里搬出去、独自在纽约市生活的时候,我们告诉她日子会很艰难。

她不相信我们的劝告。

女儿最终证明我们错了。她不仅凭着她那份年薪不到三万美元的出版工作在纽约生存了下来,而且在短短一年内还攒下了5,000美元。此外,她还为自己的401(k)退休金帐户存入了约1,000美元。

在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一纽约,她是如何办到的?

她和另外三个年轻人合租一套公寓,主要交通花费是每个月89美元的地铁乘车卡,她的三餐以豆子和米饭为主。

此外,她还冒过几次小险,比如把一瓶葡萄酒偷偷带进夜店,没花多少钱就和朋友们一起狂欢了一晚。都是些现在的孩子们在大学里学到的东西。

勤俭持家的能力是项非常宝贵的才能,我很高兴女儿年纪轻轻就在这方面显示出了一定的功夫,即使并非她所有的做法我都赞同。玛丽安娜把攒钱看作是一种游戏而不是沉重的负担。

节俭度日总是要从限制大的开销开始。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最大的开销是住。在房地产危机期间,玛丽安娜和她的三个朋友得以用每月3,100美元的租金租下了布鲁克林高档公园坡区的一套四居室公寓。然后玛丽安娜自愿住进了最小的一间卧室(还有一个小工作室,这样她就可以画画了),这样她每个月的房租只有750美元。

她的第二大开销是吃。她加入了附近的一个食品合作社,以便减少食品开销。当她出去吃饭时,会选择便宜的饭馆。有一次,她在当地一家以份量大、价格低出名的烧铐连锁店点了一整只鸡,只要9.99美元。然后她把鸡骨头打包回家,做成了汤。

玛丽安娜说,有那么几次,她发现当地一家市场正在扔掉包装很好的大袋面包,她还把面包拣了回去。不过大部分时间,她的省钱之道都是从食品合作社买大量全麦、豆子、小扁豆、花生酱和新鲜蔬菜来吃。她每周会吃几次肉。

年轻人常常在娱乐上花很多钱。与此相反,玛丽安娜说她在纽约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去享受免费的东西。她会去建议参观者捐款的博物馆,而不是有固定门票价格的博物馆。

她说,我最享受的一些东西并不非常贵,我最喜欢在纽约四处闲逛。

当她和朋友出去玩时,她会怂恿朋友们在出去之前先喝瓶葡萄酒,这样她在夜店里就不会太想喝酒了。不错,有几次她把葡萄酒藏在外套里偷偷带进了夜店,而不是在那里买酒喝。夜店店主们:我向你们道歉。这就是我养大的女儿。

玛丽安娜这样节俭地度日会感到缺少点什么吗?没有。她甚至还进行了两次旅行,一次是去荷兰,一次是去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两次都是住在朋友家里,一共花了她2,000美元。

我虽然对玛丽安娜的节俭引以为豪,却并不想让大家把她当作榜样。由于奖学金丰厚,加上父母的资助,她大学毕业的时候无债一身轻。而很多年轻人必须借钱才能完成学业,这就意味着他们毕业的时候必须赚更多的钱。

其他一些同龄的年轻人已经结婚生子了,而玛丽安娜的游戏计划对他们也不适用。不管怎么说,她节俭度日的能力让她有更大的自由来做自己想做的事。

或许她的自由太多了。几个月前,玛丽安娜知会我们她打算辞去出版工作,这样她就能搬到北卡罗来纳州埃什维尔了,在那儿她仍是与一个朋友合用一个房间。她的房租每月只有350美元。她发现,通过做兼职和动用积蓄,她能把更多的时间放在自己新的爱好──画画上。她认为,在埃什维尔比在竞争高度激烈的纽约艺术圈更容易展示自己的才能。

我和妻子都告诉她,在衰退正当头之际辞去一份有健康保险的工作是疯狂的做法。不过,玛丽安娜再次追随自己的梦想。事情就是这样。孩子们要过他们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我们希望他们过的生活。

至于玛丽安娜,自12月初辞职以来,她只有一个变化。她说,因为没了收入,我过得更加节俭了。

真不愧是我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