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中国人为何寂寞难耐
移民生活

我内心深处很适应西方国家的生活,但是这并不等于所有中国人都适应海外生活。相反,很多中国人在海外都会寂寞无聊的,这就是为什么会频频有人往国内跑的原因。
  
  老朋友王争虽然早在1984年就来到加拿大了,但是自从他拿到身份后就基本上长期在国内打拼。另一个朋友王竹杰,在加拿大蹲了六年移民监,“刑满释放” 就去了香港,后来又搬到北京,然后就彻底没有再回过加拿大,而且一说起加拿大,他就气不打一处来,骂那里的人们都是“冷血动物”。
  
  当然还有很多人,有男有女,即便这边有爱人、小孩或者父母,也不愿意长期在国外生活,每年也总是要回国生活一段时间。除非经济紧张,舍不得买回国机票,很少有人会踏踏实实在国外一直生活下去的。
  
  这是为什么呢?
  
  我仔细研究了这个文化现象。老朋友王争和王竹杰颇具中国人的代表性,这二人恰恰都喜欢热闹扎堆。中国人在西方国家很容易寂寞无聊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中国人是个群居的民族,注重家庭和人情往来,崇尚四世同堂、儿女绕膝,而西方人特立独行,各过各的,不热衷于扎堆,似乎没有中国人那样的人情味。
  
  在北京,有多少亲朋好友,每周都要有几次聚餐,或请客,或被人请,吃吃喝喝,热热闹闹,家长里短,谈笑风生。中国人总是喜欢找个理由要请客吃饭,或者找个理由让别人请客吃饭,或者盘算这今晚这顿饭谁来买单,或者琢磨谁欠谁一顿饭。吃,在中国是一大文化现象,中国人的日常生活离不开下馆子吃喝。在北京,一个中青年人,每周如果没有一两次饭局,那说明这个人的社交是很失败的。
  
  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中国人的这种集体吃喝的民族嗜好,已经不单纯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而就是创造一个大家聚在一起说笑的机会,而边吃边侃是最有兴致的。
  
  即便是在加拿大、美国,中国人依然喜爱聚餐,当然,由于这里下馆子费用高昂许多,大家都改成在家做饭,招待众人,时而火锅,时而饺子,时而家常菜,只要有不错的朋友或熟人,基本上叫谁谁到。
  
  但是西方人就远远没有中国人这么热衷于扎堆吃喝。很少有老外会以在家里招待众人饭菜为喜好。如果你叫他们来蹭吃,他们也会很高兴,但是十次未必会来个三四次。老外基本上是各过各的,众人聚餐,不是他们的文化。如果外出吃饭,一般来说,只有一个缘由,那就是和你在相亲、约会,否则人家觉得无论是异性之间还是同性之间,两个人去下馆子吃饭,怪怪的。而多个人下馆子一般是同事之间,而且绝对是AA制的。
  
  中国人不仅喜欢聚餐,串门也比西方人多。这不,今晚上王争来我家串门,打个电话就过来了,其实聊的那些话电话里就可以说明白。他还念叨,怎么好多老外都不来电话,约他们去野餐也约不来。我回答说,人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都忙着自己的事情,也就是中国人,闲下来就需要串门、聚会、唠嗑。
  
  老外不扎堆,那都在忙什么呢?我太了解他们了。如果说中国人是一个喜欢群居、热闹的民族,西方人则比较注重个人独处,他们宁可在家读书、上网、冥想、看电视,也不会出门和人吃喝、侃大山的。当然,他们的年轻人周末泡吧蹦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和压力的释放,则另当别论,和我们说的中西文化差异不是一回事。
  
  那么,哪一种生活方式更好呢?中国人的群居,还是西方人的独处?我认为各有利弊。中国人喜欢群体活动,注重人情往来,和生人很容易走得很近,喜欢倾诉,让人心里感觉暖洋洋的,这是有利于心理健康的,但是随之而来的是非也多;西方人偏爱个体活动,不太容易和他人深交,他们表面上看人情冷漠,但是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人际关系的烦恼,同时,他们患忧郁症的和变态的比中国人多,得癌症的比例也很高。
  
  当然也不能草率地判断中国人比西方人更有人情味。西方人的人情味不是表现在大家聚会吃吃喝喝或者互相串门上,而是体现在陌生人之间的互相助人为乐上面。
  
  我是属于游离于中西之间,让我和一群中国人大吃大喝大侃,我也游刃有余;让我形单影只每晚呆在家读书、上网、冥想,我也耐得住。无论哪一种生活,你都要习惯。

  有一个国内的80后问我她是否适合在海外生活。我问她,如果你关上手机,不接电话,不出去串门或和人吃喝,每天晚上下班后就回家,一个人读书、上网、看电视,你能否坚持一个星期?她说不能。于是我建议她放弃移民的打算,还是在国内生活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