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老人长寿要诀:积极态度

百岁老人长寿要诀:积极态度
   
美国中文网报道:加内特-贝克曼(Garnett Beckman)说,她希望别人知道她是个能走路的小老太太。长期以来,她都不告诉别人她的年龄。因为说出年龄会影响她的某些安排,最早一次是在她75岁准备到大峡谷旅游时–谁到不愿带她去。

102岁的霍夫曼(Elsa Hoffman)和两个曾孙女在一起.
 
前宇航局(NASA)科学家、100岁的卡佐夫利用自己的退休之后的岁月解决了在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难倒了他和同学的科学问题.

现年102岁的贝克曼说,“谁都不想和我一起去。他们都认为我去不了。我自己也担心去不了。”

因此,她一早起来,告诉儿子说她要和朋友一起去旅游,自己搭大巴,随后从天使小道(Bright Angel Trail)下山走了9英里,在科罗拉多河对岸的幽灵农场(Phantom Ranch)过夜。第二天她一早醒来,再走9英里赶上早班大巴。她儿子到凤凰城接她的时候,她告诉儿子去了什么地方。

她说,“他恨不得把汽车给砸了。”

那只是开始。几个星期之后,她儿子带着她再次去了大峡谷。随后的十多年,她共去了20趟。

尽管她过了91岁之后不再到大峡谷走长途,但贝克曼仍然在住家附近走路,有时走到老年中心,志愿“帮助别的老人”或者在周末传授如何打桥牌。她已经习惯于别人问她的年龄,但她不会慢太多。她同比较年轻的人一起跑步,她说,“我的伙伴通常都是比我年龄小了一代人。

百岁老人贝克曼已经达到了人口学家对现代儿童的预期:年龄超过一百岁,身心基本健康。

基督科学箴言报说,医学科学将长寿归于饮食、锻炼和基因三大因素的相互作用。但研究人员发现,态度是另一重要因素:要认为自己仍然很有活力,而不是正在死亡。这种因素已经被部分人称为“百岁老人精神”。

阿梅斯爱荷华州立大学老年医学研究院马丁(Peter Martin)说,最老的老人及其相关问题属于20世纪最重要的社会问题。尽管卫生和基因等所有因素都很重要,还有非常重要的心理因素。我们访谈的老人都说他们工作非常努力,因为他们喜欢工作。

长寿将有非常广泛的经济影响。但对于个人来说,它将是个开放的问题:我们如何度过这种没有预料到的岁月。

杜克大学人口学家沃佩尔(James W. Vaupel)说,如果减少死亡率的进步还保持过去两个世纪的步伐,部分高寿国家自从2000年以来出生的很多儿童都要到22世纪庆祝他们的百岁生日。他说,长寿将改变个人生活的安排,也要求大幅修改就业、退休、健康、教育和其它政策。

AARP杂志编辑古洛夫(Meg Guroff)说,我们已经在比较年轻的人们身上看到这种情况。我们有很多50多岁的读者,回到学校,领养儿童,开始第二次、第三次、甚至第四次职业生涯。

随着人口普查工人开始在全国各地登记人口,他们将继续发现百岁老人呈爆炸性增长。从1990年到2000年,美国百岁以上老人增加了35%,从37,306人上升到50,454人。人口普查局估计,这次普查中百岁老人将增加50%以上,达到7.9万人。北美精算杂志最近预计,今后每十年将增加60%。联合国也对全世界做出同样的预计,到2050年,百岁以上老人将占人口的5000分之一,其中中国、美国、日本和印度都将有最大的百岁老人人口。

今天的百岁老人都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大萧条和自老罗斯福(Teddy Roosevelt)以来的历届政府。令部分研究人员吃惊的是,超过30%的百岁老人都基本保持身心健康。

在亚利桑那州非营利机构“国家百岁老人了解项目”的阿德勒说,这些人都把年龄看作长寿的积极模式。她将找到尽量多的百岁老人作为自己的事业,在自己的网址上列出他们的简历,自己担任他们的宣传员和拉拉队长。她的项目同自己在小时候同60多岁的姥姥相伴经历有关。

她回忆说,当时她和姥姥一起买东西时,收银员对老人有些轻蔑。她感到非常恼火。后来,姥姥告诉她,“人老了,没有人愿意同你说话。”

但阿德勒希望同老人谈话。在她一生反对歧视老人的活动中,她说百岁老人是老人中的名人。她从1985年开始那项非营利活动。阿德勒为百岁老人生活带来光明。

"關於旅美湖南同鄉會"

旅美湖南同鄉會於1983年由全美各地的湖南鄉親發起成立,我會擁有260多人的強大鄉親隊伍,有100多位社團領袖和傑出企業家擔任顧問。成員老中青結合,在弘揚湖湘文化、促進中美交流、服務海外鄉親共謀發展等方面做出了貢獻,成為在美湖南鄉親交流的重要平臺。本會熱烈歡迎所有旅美湖南鄉親加入旅美湖南同鄉會這個美好的大家庭,請海外湖南鄉親發送個人介紹等相關資料至郵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由“旅美湖南同鄉會”首字母組成)申請入會。歡迎其他海內外湖南各社團和組織聯繫我們,團結起來為所有海內外湖南鄉親提供服務。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