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梦与美国痛 华裔新移民青少年帮派犯罪

美国梦与美国痛 华裔新移民青少年帮派犯罪 

 
    今年8月30日,来美刚刚10个月的闽籍14岁庄姓少年在法拉盛因涉嫌帮派攻击案被捕,并被控罪,图为其父母谈起儿子不禁潸然泪下。 (侨报档案图片)

【侨报记者李竑纽约报道】他们是一群带着梦想来到美国的华裔青少年,但由于各种原因,他们加入了黑帮,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些青少年的美国梦变成了一场噩梦,给自己及家庭带来了深深的“美国痛”!

近日,记者走访了一位长期在政府部门从事华裔青少年帮派及华人偷渡调查的执法人员,让我们一起来探究新移民青少年是如何走进帮派,又是如何走向犯罪道路的……

采访在位于纽约曼哈顿下城的一家星巴克咖啡店进行,因工作关系,我们隐去了执法人员的真实姓名,而用化名陈峰。坐在记者对面的陈峰十分干练,说起近20多年来接触到的种种华裔新移民青少年帮派犯罪,感慨万千。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到现在,陈峰一直从事对偷渡及青少年帮派活动的调查工作。他说,青少年帮派一直都存在,但根据联邦司法部的报告,过去三十年来,美国青少年帮派出现了急剧增加的势头,主要原因是移民大量增加和毒品交易日益猖獗。在纽约布碌仑、法拉盛、华埠三个华人聚居地区,青少年帮派近年来相当活跃。夏季是青少年犯罪的高峰期,今年入夏以来,法拉盛、布碌仑等地发生了多起青少年帮派犯罪事件。而华裔青少年中参加帮派人数最多的又是那些新移民来美的青少年。

上世纪80到90年代,华人帮派活动最猖獗的时候,华埠几乎每条街都有一个帮派,为蛇头“服务”,开赌档、抢地盘是帮派的主要“营生”,而在这些打打杀杀中,最“勇猛”的是刚刚入会的新移民青少年。如今,由于政府严厉打击偷渡,帮派活动的重心转向了毒品交易,仍然有许多涉世不深,刚来美国不久的华裔青少年被引诱加入帮派,从事犯罪活动。

原因为何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新移民青少年成为最“没有抵抗力”的一群,从而加入帮派,走向犯罪道路的呢?是文化差异?语言障碍?抑或是同伴压力?还是父母疏于管教?不然就是好吃懒做?还是没有是非观念?或者是价值观出了问题?

陈峰表示,以上种种因素都是,但最深层,最重要的原因则是来自家庭。

这些加入青少年帮派的孩子大部分是80后,近来则出现越来越多的90后。陈峰的年龄和这些孩子的父母相仿。“我非常清楚这些孩子父母成长的背景和环境。他们的父母多生活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年代,在那个‘砸烂一切’的年代,中国固有的传统道德、伦理被大加批判,他们的父母从小接受的就是共产主义理想教育。而当这些父母长大成人,进入社会时,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在这个转型期中,共产主义理想面临着现实的极大挑战,并在许多人心目中轰然倒塌。在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同时,他们没有了传统伦理道德,剩下的就只有向钱看了。成长的环境如斯,这些父母们有很多本身就不知道以什么样的价值观去引导和教育孩子。”

到了上世纪80年代,随着偷渡风的兴起,福州长乐、连江等地的年轻农民、渔民纷纷来美。陈峰说,“他们来美国的模式基本相似,一个家庭,年轻的父亲先偷渡来,在家乡留下妻子和年幼的儿女。父母长期分居,这些孩子长期生活在类似单亲的家庭环境中,孩子们都有强烈的不安全感。”

陈峰接着说道:“这些孩子在家里没有受到很好的教育,在学校里也不好好学习。当地的风气是,只要一个家庭有一个人在美国,就能收到外汇,有钱盖房子,就能‘先富起来’,这在孩子们心中产生了去美国才是最好出路的印象。中国绝大多数孩子心目中最神圣的‘高考’,在这些乡村,这些孩子的心中一钱不值。既然上学就是为了终极目标——参加高考,而他们认定自己长大后一定会到美国,不用参加高考,那上学干什么?”

陈峰说:“据我了解,长乐、亭江、连江一带除了个别重点中学,大部分地区学生根本不好好学习,老师教起来也没劲,大家一起混。我接触到的参加帮派的青少年,他们虽然说自己初中毕业,有的甚至高中毕业,但文化水平真的都很低。”

而就是这些孩子,他们来美国前,在家乡日子都过得很舒坦,家里有父亲寄来的美元,不愁吃、不愁穿,追求名牌,不爱上学,到处玩。上世纪90年代之后,一些父亲们通过各种渠道拿到了身份,一部分孩子跟随母亲举家来美团聚。而父亲们如果没有拿到身份,孩子则通过偷渡方式来美。陈峰说,“正是这样的孩子,来美国后最危险,最容易走上犯罪道路。”

寻求保护

陈峰指出,加入帮派的新移民青少年有两种:一种本身就是偷渡客,一种是来美团聚的。上世纪90年代有一段时间,美国实行较宽松的移民政策,对17岁以下的偷渡客抓了就放。这个政策被许多蛇头利用,大批14至17岁的青少年坐船偷渡入境。在冒着生命危险的偷渡过程中,为了生存,这些青少年第一次见识了帮派。

在参加调查的多起偷渡案件中陈峰都发现,在偷渡船上,偷渡客就已经开始分帮派了,虽然是最原始的,出发点也是最基本的。他说,“偷渡船上的人蛇来自福州不同地区,比如亭江,还有连江。在船上,饭拿到底仓来了,谁先吃,就看谁的拳头硬。为了吃喝拉撒睡,自然而然,船里就以地域分帮派。青少年们亲身体验到了,在没有任何约束下,暴力是最厉害的,而加入帮派可以保护自己。90年代中期帮派猖獗时,大肆招募青少年,这些青少年为寻求保护,被吸引进入帮派就变得很容易了。”

偷渡来美后,最惨的是14至17岁的青少年,他们还未成年。在债务压力下,绝大多数青少年偷渡客无法进入学校读书,而是像成年新移民一样,辗转纽约以及外州的中餐馆打工。由于他们体力较差,工作技能较低,很多人只能干打杂的活,薪水低于成年人。同时他们常常成为老板、大厨们的出气筒,稍不小心就被打骂,被克扣工资。

“我审问过一个青少年嫌犯,他亲口告诉我,自己就是这么加入帮派的。他来美后在餐馆打杂,谁不高兴都可以拿他出气,老板还常常扣他工资。有一天,他看到一个和他一条船进来的年青人来餐馆。老板对他很客气,给他点烟,还给他几百块钱,他很诧异老板为什么会这样,就让这个人留下电话。下班后,他打电话问那个人,‘为什么我们老板对我这么凶,对你这么客气?’那个人回答,‘我后面有人罩着,我后面有老大,我来收保护费,老板敢不给,不给他店就不要开下去了。’那个人接着说,‘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老大。跟我吃香喝辣,一天到晚没什么事,在公寓里看看录像、睡觉,高兴的时候老板还会带你去玩女人,什么好处都有。’听到有这么好的事情,第二天他就跟老板说,‘我不做了,走人。”

邪路走不得

“刚刚加入帮派的青少年是最可怕的,”陈峰说,“进帮派要表现,表现很好才可以进入,才会被器重,那些刚刚进入帮派的人比其它人都狠,因为只有这样老大才会器重你。还有些人本身是受害者,当他转而去迫害别人的时候,就更加可怕了。”

陈峰表示,“当帮派要做大事情或内讧时,杀人很残忍,不讲情面,但还有一定的规矩,如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华人老移民中的鬼影帮、青龙帮,福州人为主的福青帮、飞龙帮,盘踞在法拉盛的台湾人为主的白虎帮,或以ABC为主的AE(American Eagle)等。而一些完全由几个新移民青少年组成的帮派,就相当可怕,手段残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2000年,陈峰参与了一起案件的调查,调查对象被警方称为“梅花帮”。因这几个青少年都来自福州长乐梅花镇,故被称为“梅花帮”。这些青少年几个人凑起来,说要想办法搞钱。于是,他们晚上看到街上落单的华人就绑架,这些人与他们素不相识,更谈不上有任何冤仇。绑架后勒索赎金,为了拿到赎金,他们砍人质手指,强暴女性,为了逃避制裁,他们还采取美国绑架,中国收钱的方式。面对犯罪分子的公然挑衅,美方执法部门第一次与中国警方合作,最后抓获了这几个犯罪分子。

“当然,也不是每个加入帮派的青少年都是自愿的,也有被逼的。”陈峰说,“我接触过一个姓潘的长乐少年,当时他在东百老汇上用枪打人,打后把枪丢在邮筒里逃了。当我来到现场时,被他打的那个人就在我眼前倒地而死。抓获潘姓少年后,我跟他一道到邮筒去取枪,路上他后悔地对我说:‘牙(邪)路走不得。’这个案子当时在纽约州高等法院审理,因为参加帮派打死人,最后他被判了50多年。潘姓少年当时告诉我,他偷渡到纽约后,没人担保也没有钱还债,12月里,他被老板赶到外面受冻,老板让人拿冷水泼他,同时给他家里打电话,对着电话打他,让他哭、叫给家人听,不给钱就接着打。可是他家里真的拿不出钱来,最后他同意帮老板看客人,也就是当打手,在仓库里看人蛇。”

与贩毒交织

联邦司法部的报告指出,一个多世纪以来,移民是帮派组成和扩散的主要角色,19世纪的帮派主要由爱尔兰人、犹太人、斯拉夫人和其它种族的新移民组成,过去25年,大量亚裔和拉美裔移民进入美国,他们的子女沿袭了帮派组织的传统模式,建立了新的帮派。由于政府近年来加大打击偷渡的力度,帮派势力对偷渡的介入少了许多,采取的方式也隐蔽了许多,而毒品交易却又助长了帮派的气焰。

毒品的高额利润是犯罪的催化剂。据悉,一包成本5元的摇头丸到夜店可卖20元,一瓶10到30元不等的K他命,可卖到60至80元,一般都是四五倍的利润。陈峰指出,新移民青少年参加贩毒绝大部分都是被引诱进去的,抽一点,吸一点,特别舒服,一旦吸上就很难回头了。很多贩毒者本身就是吸毒者,因为要吸毒没钱只好去贩毒,以贩养吸。这些人中很多人是贪玩,好吃懒做的,妄图轻松赚钱,甚至不劳而获。

靑少年贩毒就像做“老鼠会”一样,要发展下线。对毒品的需求量越大,发展的人就要越多,因此,在自己所在的群体内发展会员,把身边的朋友招进来是靑少年毒品犯罪的一大特点。

家庭关爱

“看了那么多案子,做了这么多年的调查,我眞觉得,父母们与其到时后悔,不如当孩子还在悬崖边上时拉他们一把。”陈峰说,“我认为,家庭仍然是最重要的,不要把这个问题推到社会、学校,应该在家庭里解决。”

我们常常听到很多在美国的父母及祖辈们抱怨,“我们不知道在美国怎么敎育孩子,明明看到他不对,却骂不得、打不得。一进学校,学校首先敎孩子父母不能打你,如果打你要报吿,孩子动不动就以报警威胁我们,叫我们怎么管孩子?!”的确,生活在美国的中国父母,在敎育孩子上,很多人陷入这种两难境地。

陈峰认为,首先,做父母的要扭转自己的观念。他说,“你认为孩子做的不对可以打骂,是因为你把孩子看成是自己的私有财产。的确,如果是私有物品,你对他拥有一切的权力。不管是一杯咖啡还是一枚钻戒,只要你不喜欢,都可以丢到垃圾桶去,没人管你。但是,孩子不是你的私有财产,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是单独存在的,你只有爱他、尊重他,他将来才会尊重社会。”

其次,父母可以寻求专业人员的帮助。陈峰表示,他在刑事法庭和民事法庭上看到许多案例,有的孩子犯罪了,有的家庭孩子被儿童局带走,有的家长最后被诉家暴,都是等到出事后,家长才着急,母亲才哭哭啼啼。很多新移民父母不懂美国法律、文化,自己就处于尴尬的境地,又把孩子带到尴尬的境地,这样孩子不出错也难。

陈峰说,中国人把人的成长和栽树作比较,很有道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敎育一个孩子比栽培一棵树要难多了。虽然为人父母的,没有谁经过特别的训练,每个人都是在儿女的成长中不断学习,但有一点是永恒不变的,那就是要给孩子生长的空间,从小爱他(她),关心他(她),在家庭中创造爱的氛围。

最差的方式,就是“亡羊补牢”。及时发现孩子的异常举动,注意判断他们是否加入了帮派。虽然很多新移民父母忙于在餐馆、衣厂做工,为了生活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但为了避免悲剧发生,造成终身的遗憾,还是希望父母们能抽出一点时间,关心一下身边的孩子。

其实父母们可从种种迹象发现孩子是否已成为帮派成员,例如孩子的穿著、结交的朋友、日常言行、出外的时间,最明显的是他们身上的纹身。近年来由于网络的发达,帮派也利用mySpace、Facebook、YouTube等进行宣传,利用网络来联络,并常把聚集的地方放在网站上。因此,建议家中使用防护软件,确保孩子上网安全。

"關於旅美湖南同鄉會"

旅美湖南同鄉會於1983年由全美各地的湖南鄉親發起成立,我會擁有260多人的強大鄉親隊伍,有100多位社團領袖和傑出企業家擔任顧問。成員老中青結合,在弘揚湖湘文化、促進中美交流、服務海外鄉親共謀發展等方面做出了貢獻,成為在美湖南鄉親交流的重要平臺。本會熱烈歡迎所有旅美湖南鄉親加入旅美湖南同鄉會這個美好的大家庭,請海外湖南鄉親發送個人介紹等相關資料至郵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由“旅美湖南同鄉會”首字母組成)申請入會。歡迎其他海內外湖南各社團和組織聯繫我們,團結起來為所有海內外湖南鄉親提供服務。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