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被持货轮:煎熬刚刚开始

追踪被持货轮:煎熬刚刚开始

  

中方审慎评估营救风险 谈判准备工作或渐展开
    ■欧盟海军表示,“德新海依然在海盗的控制之下,并且停泊在霍博约港口,未发现异动,欧盟海军正持续监视包括德新海在内的所有被劫船只和海盗活动”。欧盟海军向中国提供了一张“德新海”号的照片,远距离拍摄,看不清船上是否有海盗或船员,但隐约可以辨认出“ 德新海”号后面有两艘海盗的小船。

  ■在追出几百海里的同时,中国海军舰队进行了缜密的风险评估,认为贸然逼近,将严重威胁人质安全,舰队随即停止追击,等待进一步指示。这普遍被看作是慎重的决策。

  ■“海员援助计划(SAP)”负责人安德鲁·穆万古拉,曾经多次与中国方面合作,成功处理几次中国被劫持船员解救案件。此次会否再次帮助中国方面牵线, 穆万古拉不置可否。不过他表示只要搞清楚“德新海”轮最终在哪个码头停靠,就能确定哪个海盗组织对此负责。然后他会通过自己的联系人与该组织头目联系。

  2009年10月19日15时41分,青岛远洋公司所属的中国籍货轮“德新海”号与万里之外的公司总部进行了最后一次通话:“发现武装分子登船”。

  15时50分,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总值班室接到船只失去联系的最初报告。海上搜救中心判断该船遭到劫持,“随后,按应急程序,中国籍货轮德新海号遭海盗劫持的信息被上报到国务院,”一位接近交通运输部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

  该人士还透露,最初“德新海”并没有彻底中断联系,卫星电话依然可以拨通,船上的设备依然可以接收国内传真。但最终,所有这些联系的努力都石沉大海,船上25名水手的安全情况,至此杳无音信。

  这是中国海军前往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以来,第一艘被劫持的中国籍船只。事发当天,中国海军的护航编队正在大约2000公里以外的海域执行护航任务。多方消息源证实,事发之后,中国海军护航编队全速向德新海号靠拢,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也于次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高调表示,“将采取一切手段尽全力解救被劫持海员”。

  或许正是感受到了这种压力,一向以对人质待遇颇为“人道”的索马里海盗们,透过“线人”向路透社表示:我们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他们如果想动用武力,我们一定会“处死”海员。这被国内媒体描述为“撕票”威胁。

  中国舰队确实来不及赶到事发地点,欧盟各国组建的专门负责清剿索马里海盗的“欧盟海军亚特兰大行动”新闻发言人约翰·哈珀于10月22日表示:欧盟海军已经确认,德新海号抵达了肯尼亚北部港口,海盗老巢之一霍博约(Hobyo)。分析人士指出,一旦进入主权国家港口,武力解救的最佳时机窗口已然关闭。此后,营救的希望,主要寄托在外交努力和谈判上。

  而接近中国军方的消息人士亦向本报记者透露:在追出几百海里的同时,中国海军舰队进行了缜密的风险评估,认为贸然逼近,将严重威胁人质安全,舰队随即停止追击,等待进一步指示。“从人质被劫持到最终谈判成功,释放人质,从来都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对于这次的海员来说,煎熬才刚刚开始。”在接受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时,某外电驻索马里记者如此评论目前形势。

  “德新海尚未有异动”

  欧盟海军新闻发言人约翰·哈珀27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德新海依然在海盗的控制之下,并且停泊在霍博约港口,未发现异动,欧盟海军正持续监视包括德新海在内的所有被劫船只和海盗活动”。他还表示,因为安全方面的考虑,不方便透露欧盟海军的具体监视方式。

  而此次海盗劫持中国船只的案例表明,海盗在各国海军的压力之下,已经调整了策略。

  从今年4月开始,各国海军的巡逻主要集中在索马里以及亚丁湾附近海域,且大部分远洋轮也避开索马里水域。面对这种局面,海盗们也调整了活动范围,扩展到距东非海岸几百甚至上千公里的公海海域,最远的能到莫桑比克海峡附近。

  而消息人士亦向本报透露,欧盟海军此次还向北京提供了一张“德新海”号的照片,照片是远距离拍摄的,所以,看不清货船上是否有海盗或船员,但隐约可以辨认出“德新海”号后面有两艘小船。而这些船只被中方分析人士研判为“子母船”,亦即大船出航远海,而小船则从大船出发,向目标发起攻击。这表示至少部分海盗已经具备了更长距离袭击远海目标的能力,对各国海军的护航作业提出了新的挑战。

  而中国军方在早期的追击之后采取观望态势也普遍被看作是慎重的决策。上述分析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主权国家的海军,“行动时必须遵守国际政治准则,护航不仅是海军的事,当劫持船只接近索马里海域或靠岸后,行动的政治危险性就会加大,容易被指责为侵犯他国主权和国家领海。”在浩瀚的印度洋上,以目前各国海军部署的兵力来看,无法做到为所有船只提供护航。而一旦海盗得逞,又立刻将船只押往索马里近海。对于这种作案方式,“武力解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谈判的神秘中间人

  接近交通部的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在23日“德新海”号抵达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以北的霍博约港后,目前营救和沟通谈判的工作主要由国务院应急办和军方牵头,交通部涉及的工作包括信息通报和相关协调。

  但正如前文所述的外电记者解释说,由于海盗们大多说当地土语。本来与各国船东的沟通就依赖中间人。而中间人来路复杂,海盗们也山头林立。船东、中间人、海盗互不信任,谈判过程中各种无法预料的误解和纰漏,持续不断。

  在各种由“部族长老”、“美国女商人”、“希腊教授”等人组成的神秘的“海盗中间人”队伍中,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非政府组织“海员援助计划(SAP)”负责人安德鲁·穆万古拉是唯一身份被确认、并且多次谈判成功的“英雄”。

  今年47岁的穆万古拉为肯尼亚当地人,曾经当过海员,也曾为肯尼亚当地报纸工作过。从1996年开始,穆万古拉成立了“SAP”,致力于帮助因各种原因受困的海员。

  而让他扬名国际的,则是去年发生的乌克兰军火船法尼亚号被海盗劫持事件。正因为向媒体披露被劫船只实际上是向受到联合国武器禁运的苏丹运送军火,穆万古拉被肯尼亚政府送上法庭,但最后罪名并未成立。

  由于他的传奇经历,好莱坞甚至准备拍摄一部以他为原型的电影。

  穆万古拉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在他的谈判经历中,曾经多次与中国方面合作。同时,对于此次是否依然会帮助中国方面牵线,穆万古拉不置可否。而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新闻官牛波亦向本报记者证实,在此前肯尼亚使馆协助处理的几次中国被劫持船员解救案件中,穆万古拉确实起到相当作用。

  穆万古拉表示,索马里沿海主要有七个海盗家族,各有各的地盘。只要搞清楚被劫持的船只最终在那个码头停靠,就能确定哪个海盗组织对此负责。然后他会通过自己在索马里的联系人与这些海盗组织的头目取得联系。从1996年开始,他的海员援助计划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管道,以帮助他最快地获得被劫船只的讯息。

  而在穆万古拉的谈判历史中,最危险的即为2007年被劫持的庆丰华号台湾籍渔船。该渔船上有8名中国大陆籍船员。起先,台湾船东并不愿支付赎金。在一次与船东的沟通中,愤怒至极的海盗终于对人质动手,枪杀了一名中国大陆籍船员,并逼迫另一名船员说:“给你家里打电话,给你妻子打电话,告诉他们再不给钱, 我们就一个一个干掉你们。”因为有中国籍船员在,穆万古拉将海盗开始“撕票”的消息通知了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而中国使馆则将消息传回国内,向船东施加压力。最终,船东不得不同意谈判。海盗要求的赎金为160万美元,而最终以20万美元成交。在被劫持长达6个月之后,庆丰华号轮终于获得释放。船上人质则由中国使馆官员接走。

  而海盗在获得赎金以后,不仅要分给各个有功人员,给当地部分官员,部族首领,甚至军阀都有抽头。

  无解的海盗难题

  1991年索马里内战开始后,拥有非洲各国最长海岸线的索马里已经经历了16年的无政府状态,即使是短暂的回复秩序,也仅限于首都摩加迪沙附近。

  这正是海盗的真正温床。联合国派往索马里的特使AhmedouOuld-Abdallah于2007年在报告中表示,由于索马里根本不存在实际上的政府,来自亚洲和欧洲国家的捕鱼船将这里当成了非法捕捞的天堂。而穆万古拉也表示,从海盗组织的名字中就可以看出,“索马里自愿海岸警卫队”,“索马里海岸民兵”,这些海盗组织最初都是些索马里渔民,因为技术落后,根本无法与装备各种先进捕捞设备的外国非法捕捞船相竞争,而因为没有政府存在,一些索马里渔民只能拿起武器,保卫自己的生计。

  但后来他们发现,绑架外国捕捞船勒索赎金,才是真正最赚钱的营生。

  实际上,最近两年中,被劫持的中国籍“天域8号”,挂中国台湾籍但多为大陆船员的“庆丰华168号”等船只,皆是金枪鱼捕捞船。

  除了捕捞之外,近年来,欧洲媒体更揭发多家欧洲公司向索马里沿海非法倾倒垃圾。由于在欧洲合法处理一吨垃圾的成本是前往索马里海岸倾倒垃圾的成本的数十倍,此类非法行为屡禁不止。这些垃圾已经在索马里造成了严重的生态环境污染,导致沿海地区的癌症发病率持续升高。

  2004年的印度洋海啸,曾导致大量沉于索马里沿海海底的垃圾被翻倒而出,冲向海滩。导致沿海居民对此异常愤怒,海盗们因此加大宣传力度,招募年轻人入伙。

  多种原因之下,从1990年代就开始的海盗事业终于在最近几年中越来越活跃,并成为许多索马里沿海城市最重要的经济支柱。有媒体报道说,索马里海盗一年所获得的赎金总额,甚至超过索马里过渡政府一整年的财政预算。

  索马里政府军根本无力控制海盗,从2008年12月16日开始,经索马里临时政府同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各国组织海军,“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清剿海盗和海上危险行为。索马里甚至允许印度、美国、法国等三国军舰进入索马里的12海里领海水域,清剿海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周济近日于媒体上撰文表示,索国内政治和解前景渺茫,局势日益混乱。目前,北部索马里兰、东北部邦特兰地区已事实“独立 ”,不仅颁布“宪法”、成立“政府”,甚至开始寻求国际社会承认。“伊斯兰青年运动”逐步控制大部国土,对政府攻势不断加大。

  另一方面,国内接近船舶保险业的人士也指出,目前,针对船舶都已经推出了专门的“海盗险”。根据保险政策,支付赎金不属于赔付范围。但因为许多被劫船只本身的投保额度远远超过海盗所勒索的赎金,所以保险公司甚至存在私下里鼓励甚至代替船东缴付赎金,以免于兑现保险的责任,更何况海盗亦以人质相勒索,各国船东除了经济压力之外,还承担巨大的道义和舆论压力。因此,绝大部分劫持事件,最终都是以支付赎金收场。这些资金更帮助海盗“鸟枪换炮”,不断壮大。

  本轮海盗袭击高潮之下,各国都提出了新的应对措施,美国准备在索马里附近部署携带导弹的无人机,日本则提出给各国海军提供油料,而阿拉伯国家则决定组织联合舰队,前往索马里清剿。

  中国提议于11月6日在北京召开国际会议,协调国际力量,共同打击海盗。

  德新海上的25名船员们,或许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重新与家人团聚,而非洲东岸的印度洋黄金航线彻底告别海盗骚扰,则更为遥遥无期。

  各国解救人质的“十八般武艺”

  应对重大的人质事件,各国基本上形成了模式:成立统一的解救人质指挥部,派谈判专家和恐怖分子拖延时间,特种部队同时做好相关准备,以随时一击成功。

  4月8日,美国船长菲利普斯被索马里海盗劫持到一艘封闭的小艇上。美国数艘军舰和一架直升机第一时间赶到事发海域。严密监控,对峙谈判。

  海盗同意将小艇拖带到水面平静的海域。而当美军军舰离小艇几十米时,埋伏的海豹突击队员果断击毙3名海盗,活捉一人,救下在东印度洋漂流了5天的船长。

 

"關於旅美湖南同鄉會"

旅美湖南同鄉會於1983年由全美各地的湖南鄉親發起成立,我會擁有260多人的強大鄉親隊伍,有100多位社團領袖和傑出企業家擔任顧問。成員老中青結合,在弘揚湖湘文化、促進中美交流、服務海外鄉親共謀發展等方面做出了貢獻,成為在美湖南鄉親交流的重要平臺。本會熱烈歡迎所有旅美湖南鄉親加入旅美湖南同鄉會這個美好的大家庭,請海外湖南鄉親發送個人介紹等相關資料至郵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由“旅美湖南同鄉會”首字母組成)申請入會。歡迎其他海內外湖南各社團和組織聯繫我們,團結起來為所有海內外湖南鄉親提供服務。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