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噩梦中的无身份华人

陷入噩梦中的无身份华人

 

  美国福建公所主席郑时甘表示,要在闽籍社区广为宣传纽约市长行政命令第41条。  侨报记者李竑摄

  美国福建同乡会主席郑棋十分关心林天昌的情况,致电费城福建同乡联合总会了解情况。侨报记者李竑摄

【侨报记者 李竑】美国福建公所主席郑时甘表示,林天昌事件让他想起了2005年震惊纽约全市的陈民光事件。

永远失踪的陈民光

2005年4月1日晚间,外卖郎陈民光在布朗士送外卖时失踪,警方出动大批人力,包含警犬、警用直升机等在陈民光最后送外卖的公寓大楼附近大肆搜寻,经过4天3夜81个小时后的找寻才发现,原来陈民光一直被困在公寓电梯内。

获救后,陈民光的噩梦并没有真正结束,这次搜救行动引起了主流媒体的重视,每天都连篇累牍地报道,而纽约市警方在搜救过程中,泄露了陈民光非法移民的身份。在陈民光被解救后,他的非法身份问题成了城中议论的焦点,当时的纽约移民局发言人Marc Raimondi表示:“在电梯里被关了3天多,但这并不能让你免掉被遣返的程序。也就是说,我们会优先把我们的调查放在那些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非法外国人的身上。”

不同媒体对这句话的解读不同,有媒体解读,这意味着陈民光有可能被遣送回中国,有媒体解读美国联邦移民官员暗示,陈民光没有必要为自己的非法身份而担惊受怕。但不管怎样,这对陈民光造成了巨大的精神负担,他担心被遣返,于是在获救24个小时后,再次“失踪”,有关人员均称不知道其下落。

直到4个月后,陈民光在他所信任的时任市议员刘醇逸的办公室接受了《每日电讯》的采访,他表示,经医生诊断,他患上了严重的紧张性神经紊乱,胃痛缠身,对黑暗反常地恐惧、对移民当局十分害怕。他认为移民官员可能藏在某处,伺机抓捕他。因此他离开纽约,不停地换地方,换工作。

他不愿透露都去过哪些地方,打过什么样的工,“反正没有稳定过。”

他说,获救后在布朗士的Montefiore医疗中心紧急治疗时,院方曾告诉他将来需接受心理治疗,但没有身份,无法申请医疗补助,工作非常不稳定,哪来的钱去接受心理治疗呢?

当年10月,福州外卖郎陈发华在布朗士送一份9美元钱的外卖时被劫杀,陈民光再次回到纽约参加陈发华的葬礼,之后陈民光便隐姓埋名,“永远地失踪”了。

郑时甘说,这次失踪一点也不神秘,他就是要躲移民局。“不停地换地方,不停地换工作,就成了陈民光下半辈子生活的常态,噩梦的后遗症将伴随他一生。”郑时甘说。

父母出事 儿受伤害

非法移民被遣返,还会给其子女的身心健康蒙上阴影。华盛顿智库“城市研究所”今年初发布了一项考察移民执法对孩子身心健康影响的报告,这项研究在2006到2008年间对全美6个地区85个遭拘押的非法移民家庭的190名孩子进行访问调查。

该报告指出,美国1200万非法移民共育有子女550万,其中3/4是在美国出生的美国公民。过去10年,估计有10万美国公民的父母被遣返。研究发现,成年非法移民被捕后,他们的家庭往往面临妻离子散的命运。被捕后,他们的家庭失去经济支柱而面临困境,大约2/3的家庭不得不节衣缩食,有的孩子甚至因此食不果腹。更严重的影响是,许多孩子在父母被捕后出现心理和行为上的异常。2/3的孩子发生饮食和睡眠习惯的改变;一半以上的孩子经常哭泣、恐惧;1/3的孩子变得更加焦虑、孤僻、缠人、恼怒、有攻击性。

研究者之一佩德罗扎说,上门查抄非法移民家庭,对孩子造成的心灵创伤特别大。为此报告呼吁移民执法当局改变执法策略,国会在讨论移民改革时应更多考虑孩子的利益。

发出华人的声音

郑时甘说,“在移民问题引起各方高度关注的时刻,林天昌事件确实给闽籍移民带来很大的震动。但我们还是大声呼吁华人在遇到罪案时,不论是受害者还是见证者,都要大胆报案。因为,纽约市和其它城市不一样,纽约市长颁布的行政命令第41条,保障了所有纽约市民的权益,大家还是要相信政府的律法。”

市长彭博行政命令第41条明文写道:“如果你是罪案受害者或见证人,当你向警察寻求援助时,警察无需问你的居留权。”郑时甘还特别打印出中文版的市长行政命令第41条,他说要在闽籍社区广为宣传。

全面移民改革尚不知何时启动,联邦及各州对非法移民执法力度不断加大,面对这样的形势,华人到底要怎么办?在市府某机构工作的文员周剑华说,目前虽然已经有华人社团领袖站出来呼吁,但是相对华人社团的数目,只占少数。周剑华表示,就拿纽约市来说,不论是今年5月1日的移民大游行,还是5、6月间连续三周移民团体在移民局门口举行的公民抗命运动,还是鲜见华人身影。

华裔人口越来越多的曼哈顿第三社区委员会7月27日晚通过的谴责亚州反移民法的决议,终于让政府听到了部分华人的声音。该委员会的声明表示,在曼哈顿,1/3的居民在外国出生,在下东城等社区甚至是少数族裔占总人口的多数。目前移民执法力度的加强,不仅浪费联邦和各州的政府资源,也给移民造成了恐慌。委员会认为亚州反移民苛法不仅侵犯了包括公民和移民在内的基本人权,也给其它州作了不光彩的表率。在移民汇聚的纽约州,如果有此类反移民法的存在,社区的犯罪率将会增加,而那些无合法身分的罪案受害者也更加不敢与执法当局合作。

曼哈顿第三社区委员会表示,支持纽约州参议会和众议会通过的谴责亚州反移民法的决议案,呼吁联邦政府和国会尽快推动综合移民法改革,使移民更能融入美国社会及成为美国公民。身为第三社区委员会委员的郑时甘希望今后有更多华裔站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

福建同乡会常务副主席陈键榕认为,社团也应当承担起与主流沟通的责任,及时向民选官员及政府相关机构反应情况,让他们了解情况并寻求支持。

法律小常识——U签证

美国移民局对特定移民人群发放过特殊签证——U签证,这一特定人群中包括非法移民。U签证适用于如海外学生、访问学者、临时工作签证持有人、非法移民。获得批准U签证的人将让协助美国警方调查犯罪活动的非法移民能够合法待在美国。

由美国移民局发放这种签证是根据“联邦贩卖和暴力受害者保护法案”而设立的U签证,专门提供给家庭暴力、性骚扰、贩卖人口及其它犯罪等受害者,作为协助执法机构逮捕和起诉罪犯的一种交换合作办法。大多数非法移民不敢报告或协助执法机构调查,主要原因是担心他们被驱逐美国。

目前符合资格的U签证申请人获得的是一种“行政豁免”,豁免允许他们留在美国,并可申请工作许可。但这种许可以一年为期,过期可以续签,不过不可以转换为绿卡。据介绍,目前80%的U签证申请人都得到了豁免,但他们要逐年延期工作许可,每次要支付近200美元申请费,也无法自由出入境,使很多人不得不承受骨肉分离的痛苦。

美国移民律师指控联邦政府没有具体实行U签证规定,在2008年全美只有52人被批准获得U签证,经过律师抗议后,美国移民局在2009年批准U签证给6000名非法移民。

2011年的1万个U签证名额将从今年10月份开始使用。一旦申请人获得移民局的批准,美国政府将会发放临时合法工作许可。不过这种签证也为美国执法人员带来新的挑战,他们需要提出证明来说服移民局他们需要申请人和检方合作调查犯罪活动。

"關於旅美湖南同鄉會"

旅美湖南同鄉會於1983年由全美各地的湖南鄉親發起成立,我會擁有260多人的強大鄉親隊伍,有100多位社團領袖和傑出企業家擔任顧問。成員老中青結合,在弘揚湖湘文化、促進中美交流、服務海外鄉親共謀發展等方面做出了貢獻,成為在美湖南鄉親交流的重要平臺。本會熱烈歡迎所有旅美湖南鄉親加入旅美湖南同鄉會這個美好的大家庭,請海外湖南鄉親發送個人介紹等相關資料至郵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由“旅美湖南同鄉會”首字母組成)申請入會。歡迎其他海內外湖南各社團和組織聯繫我們,團結起來為所有海內外湖南鄉親提供服務。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