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王家岭矿难营救持续.井下153名被困人员中已有115人获救
2010年04月04日 17:55     来源:侨报网综合    
4月5日凌晨,一名获救工人被送到山西铝厂职工医院。

【侨报网综合讯】山西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抢险救援指挥部5日15时召开第十次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刘德政表示,截止目前,事故井下153名被困人员中已有115人获救。

据中央电视台消息,王家岭井下发现5名被困人员遗体。剩余33人位置已基本确定。

目前共有五家医院接收获救矿工。据悉,36名获救工人已经在山西铝厂职工医院接受救治,此外一部分获救者还被送往河津市人民医院。

据悉,由卫生部副部长尹力率领的由12人组成的卫生部专家组已经赶赴当地医院,他们正和专家进行会商,了解被困工人的身体状况,并商量下一步的治疗预案。目前,专家组正指导救治获救工人。

被困33人位置基本确定

仍然被困的33人所在位置基本上已经判定,他们在两到三个工作面上。但是正如救援大队长陈永生说的,这次救援是前所未有的大的难度。记者访问了晋煤救援队的一个负责人,他说他们一个小分队是在5日早上的11时就下井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已经是9个小时的井下作业和井下救援。可见位置确定了,搜索的情况可能不是特别复杂,但是救援面对的情况,确实可能是非常的困难,因为他们可能在锅底形水最深的那个部分。5日晚上如果要派出队伍下井救援的话,必须还得要看抽水情况。

4月5日凌晨1时23分,首名王家岭煤矿被困矿工由晋煤集团总医院急救车送至山西铝厂职工医院救治。担任首车救护任务的闫大夫介绍,被救矿工叫靳群红,36岁。闫大夫说,靳被救出来时血压正常,神志清醒。他同靳在路上谈话时,靳说近两天已快站不起来了。据悉,当日凌晨2时10分,第9名矿工已送至山西铝厂职工医院救治。 中新社

4月4日,山西王家岭矿透水事故第八天,当日晚22时30分左右,共派出10支小分队100余人进行大规模搜救,并成功救出被困矿工9名。据现场消息,5日凌晨1时许,第二次搜救展开,并发现有敲击管道的声音,相信会有更多的幸存者。图为即将出发的搜救队员。 中新社

在5日下午三点举行的山西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第十次新闻发布会上记者获悉,截至目前,153名被困井下工人中115人获救,井下还有38名被困者。被困矿工中有人井下靠吃树皮、喝凉水,挨过了九天九夜。

此前早些时候,山西省省长王君接受采访时透露,预计矿井下38人还有生还可能。

据新闻发言人刘德政透露,在三天前,山西安监局就由一名局长在井下设立了一个指挥部,指挥井下实施救援。截止到今日中午12时,抽水机已排出水量17万立方米,水位下降15.7米。

刘德政说,虽然排水效果不是很明显,但终于打通了救人的入口,使得救援人员得以在橡皮艇的协助下进入井下巷道救人。截至目前,153名被困井下工人中已有115人获救,并送往医院接受治疗,现场救援仍在继续紧张进行中。

此外,参与第一批救援的山西焦煤集团汾西矿业救援大队大队长陈永生被邀请到新闻发布会,讲述井下救援情况。

他说,由他带队的救援队伍在3月28日透水事故发生的当天就赶到现场,到现在都没有洗过脚和脸,身上原本穿着的白色衬衣现在已经漆黑一片。他还介绍,目前井下救援非常艰苦,只能用皮筏运送幸存者,到了干燥的地点,体质好的被困者被搀扶着自己走上来,身体不好的就由救援人员背上去或用担架抬出井口。

陈永生介绍,他在井下营救时发现,被困的矿工们集中在一起,轮流用矿灯晃动,得以让救援人员看到他们。到被救援人员救出时,他们的电源有的还很充足。

工人在地下如何保持近九天的生存,创造生命奇迹,也是目前外界普遍关注的话题。陈永生说,据被他救出的工人透露,他们有人在井下靠吃施工用的木头柱子上的树皮、喝凉水,挨过了艰难的九天九夜。

此外,为了能够保证幸存者得到及时的救援,救援人员达到了5000多人,所有的救助设施已经提前准备好,一切井然有序。从井口到医院的路线有山路、公路和街道都已全部打通,形成了一条绿色生命通道。

3月28日13时40分左右,由中煤一建公司63工程处承建的王家岭煤矿发生透水事故。事发时共有261人在井下作业,其中108人升井,153人被困井下。

179个小时的顽强坚持,3000多人的艰苦援救,生命的奇迹终于在山西临汾王家岭煤矿出现了!今(5日)晨0时30分左右,透水事故的9名幸存者陆续平安升井,经过100多名医疗专家紧急救治,今天上午8时,获救人员已能开口说话,并喝下米汤,生命体征逐步恢复正常。

4日22时15分,经过8天8夜不停地抽水,王家岭矿透水巷道最低处巷道顶已露出水面。“井下搜救现在开始。”22时30分许,随着总指挥部一声令下,首批10个救援分队共计100余人下井展开搜救。从辅助运输巷、胶带大巷、回风大巷3条线路展开大救援。23时30分,搜救人员在回风巷道发现了多处闪闪烁烁的矿灯光。搜救人员立即坐皮划艇靠拢过去,在两辆矿车上发现了9名幸存者。经过一番安慰后,被蒙上眼罩的生还者躺进了皮划艇。

今天0时30分左右,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第一名受困人员被4名救援人员平稳地抬出矿井口,现场上千名群众欢声雷动。0时40分,第一批上井的4名受困人员分别被4辆救护车迅速载离现场,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宣读了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发来的贺电。1时12分,又上来5名生还工人。

9名获救者被送进山西铝厂职工医院救治。经过检查,他们体温较低,皮肤局部有溃疡,部分人心肌受损。医院为每名获救者都配备了专门的医疗救护组,制定了个性化的治疗方案。

今天上午,几名工人神志恢复清醒,他们的讲话欲望很强,不停地向医护人员描述矿难发生时的情况:当大水冲过来时,他们用裤腰带将自己挂在了矿壁上,在水里浸泡了大约3天3夜后,有两辆矿车漂了过来,几名工人奋力爬进去,挤在一起,互相勉励,终于熬到了获救的时刻。

早前报道:

3月28日13时40分左右,由中煤一建公司63工程处承建的王家岭煤矿发生透水事故。事发时共有261人在井下作业,其中108人升井,153人被困井下。

14:12分,根据央视最新消息,目前共有114名被困人员安全升井,被送到山西省5家医院接受治疗。矿工们的生命体征正常,还有一名矿工借医生的电话向家人报平安。井下还有39名人员被困。

13:43分,根据央视最新消息,据山西省省长王君确认,目前总共有105被困人员获救,预计还有38人等待救援。

13:29分,根据央视最新消息,目前总共有88名被困人员获救。

13:21分,根据央视最新消息,目前总共有84名被困人员获救。

13:19分,根据央视最新消息,目前总共有80名被困人员获救。

13:18分,根据央视最新消息,又有9名被困人员升井。

13:00,根据央视最新消息,目前共有70名被困人员安全升井。

12:58分,根据央视最新消息,又有5名被困人员安全升井。

12:55分,根据央视最新消息,又有1名被困人员安全升井。

12:54分,根据央视最新消息,目前共有63名被困人员安全升井。

12:38分,根据央视最新消息,55名被困人员安全升井。

12时15分许:王家岭煤矿“3·28”透水事故第二批受困人员又有6人出井,受困人员发现地点在井下辅助运输巷。目前出井受困人员数达到41人。

12时10分许:王家岭煤矿“3·28”透水事故第二批受困人员又有6人出井,受困人员发现地点在井下辅助运输巷。目前出井受困人员数达到35人。

12时许:王家岭煤矿“3·28”透水事故第二批受困人员又有5人出井。出井受困人员数达到29人。

11时45分许:王家岭煤矿“3·28”透水事故第二批受困人员又有6人出井。出井受困人员数达到24人。

11时35分许:王家岭煤矿“3·28”透水事故第二批受困人员又有5人出井。出井受困人员数达到18人。

11时20分许:王家岭煤矿“3·28”透水事故第二批受困人员4人出井。出井受困人员达到13人。

据悉,获救的幸存者总数有望达到95人。

据华西都市报报道,昨晚(4日)11时10个救援分队共计100人下井展开搜救,至今日凌晨救援仍在进行中

“今天晚上很急的,因为堵了七天了。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有相当一部分矿工还活着,所以今天晚上必须冲进去。”

至4日18时30分,山西王家岭矿透水事故大规模下井救援仍无法展开。由于井下涌出的水量比预计的要多,加上井下地形十分复杂,使得下井救援时间比预想有所推迟。

至昨晚22时15分,王家岭矿透水巷道最低处巷道顶已露出水面,标志着下井救人条件初步具备,人员被困处与外面空气连通。全体救援人员进入井下待命。据回风巷井下排水人员报告,巷道深处有多处灯光晃动。救援人员正在向几处灯光靠近。

至昨晚11时许,王家岭矿透水事故进入井下救援阶段,有10个救援分队共计100余人陆续下井展开搜救。

5日00:30,9名被困工人升井。随后,第一批幸存者顺利升井被送往医院。

王家岭煤矿首批9名获救人员正在山西铝厂职工医院三楼接受救治。据了解,一名被救人员主动跟医生进行交流,他称来自河南,今年38岁,首批获救的9人来自井下同一工作面,该工人神智清晰。

据现场救援人员透露,井下又传了被困人敲击的声音。

两大困难拖慢救援步伐 水量超预测井下地形复杂

井下涌出的水量比原来预想的要大,这加大了抽水的难度和井下的复杂程度。目前抢险面临的两个主要困难:一是水量比预测的要多,井下被困人员能用来避险的空间少,同时巷道内气流不稳定,说明井下气候条件复杂,生存条件艰难。二是井下地形复杂,高低起伏不平,有多处凹形,凹形地带积水多,这部分地带既阻拦了事发时井下人员的撤离,现在也阻挡了救援人员的前进,这是排水和救援的拦路虎。记者13时30分采访了解到,水位离露出巷道顶部还有大约2米。

据3日和4日下井勘查地形的抢险救援人员介绍,井下地形十分复杂,井下水面深度579米,巷道标高587米,最高处达到592米,有害气体的浓度时高时低。现场专家分析说,由于王家岭煤矿还处在建设之中,巷道还没有按设计标准建成,而且这个煤矿的图纸按照巷顶标高不是按照巷道标高,使抢险指挥部很难精准地判断出被水淹没以后的巷道高度变化,在估量和测算存水量时有出入。

救援时刻表

4日早晨6时王家岭矿累计排水量达到108700立方米。

4日12时救援现场排水13.2万立方米,水位下降10.2米。

4日18时30分大规模下井救援仍无法展开。

4日22时15分全体救援人员进入井下待命。

4日23时10个救援分队共计100余人陆续下井展开搜救。

今日00:30

9名被困工人升井。随后,第一批幸存者顺利升井被送往医院。

在首批救援人员发现9名幸存者之后,第二批救援人员已经下井展开搜救。

山西省长王君:今天晚上必须冲进去!

山西王家岭下井救援的任务,在4号深夜出现进展。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和省长王君,晚上9点过后到了矿区。王君向下井救援的队员反复强调这次任务的重要性。

王君说:“今天晚上很急的,因为堵了七天了。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有相当一部分矿工还活着,所以今天晚上必须冲进去。水面下到一米五马上冲进去,冲进去以后一看,赶快就上担架、赶快往外走。从井底撤出以后,医护人员马上检查以后马上就上车、上医院。”

“救上他们,我一辈子不会再当矿工”

4月4日2:10,山西王家岭救援现场。除了水泵的轰鸣,换班下井的援救队员仍在忙碌。30岁的董燕森是负责当晚所有下井人员登记工作的记录员,整整一个晚上,他都认真地将每一个下井者的名字记录在登记簿上,“井下的情况十分复杂,丢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我的工作就是在返回时对登记人数进行核实,一旦少了人,就得赶紧下井寻找。”

董燕森所从事的工作,在煤矿开采业中被称为地面工种,相比井下作业的工人,他每个月要比后者少拿一千多元钱的工资,他向记者坦言,当初之所以没有选择下井“挣大钱”,主要是由于自己天生胆子小。董燕森并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被外人看不起的“性格缺陷”,竟会在6天前王家岭煤矿出事时,无意间救了自己一命。然而此时,在地下数百米深的矿井内,董燕森的两名同乡却没有那么幸运,董选辉和董康军这两名30出头的男子均被埋在井下,至今生死不明。“救上他们,我一辈子不会再当矿工。”董燕森说。

“77名兄弟还是有生还机会的”

4月4日凌晨,记者在王家岭矿难现场的采访中遇到了一名山东籍的救护队员宋进臣。

“井下的情况非常不乐观,救援的难度特别大。”在宋进臣处,记者得到了一些关于井下救援的最新进展。宋进臣告诉记者,目前,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出事前,井下共有9个掘进头(作业点)在同时进行作业,几天来,作为救援方的他们负责监控了三个掘进头,“从4月3日13:00至21:00,这8个小时的排水量是最快的,水位垂直下降了1.86米。”

“目前,只能确定有77人所处的位置比标杆水位高,也就是说,这77名矿工兄弟还是有生还机会的,至于其他人真的不好说。”宋进臣说。“虽然已经过去了整整7天的时间,但从专业的角度上讲,如果条件允许,身体素质好的矿工兄弟生还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因为自4月3日起,已经有不少给养传到了井下。”宋进臣说。

8天救援 与死神赛跑

第1天 3月28日

成都晚报报道,下午1:40,事故发生。次日凌晨0:30,临时指挥部一名男子手在写新闻通稿,其中有“0:14,开始排水”字样。但其时,大规模抽水排水工作尚未开始。

第2天 3月29日

2000米长的抽水管道送到矿区,8台每小时排水125立方米的水泵也运到,大量排水设备从各地紧急调运。附近7支矿山救护队200多人赴现场救援。新闻发布会召开,透水事故原因成焦点——一度传出系意外凿穿地下水所致。但这种说法随后鲜有人提及。

第3天 3月30日

排水工作形势严峻:水泵功率大、电力不足,无法正常抽水。预计每小时560立方米的排水流量未能实现。井下水存量预估有14万立方米左右。如果按“每小时560立方米排水流量”,需排放10天。

第4天 3月31日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国家煤矿安监局发布通报,指出王家岭矿“为赶工期、赶进度”,今年3月以来多次发现巷道积水,未采取措施消除隐患。中午,重达13吨的主井泵安装完毕,排水量达每小时450立方米。

第5天 4月1日

近千名救援人员进入井下作业。最重的泵重近14吨,全靠人扛肩抬,将其分拆后运到井下再安装。14万立方米积水仅累计排出3.75万立方米。排水进展速度不理想,这让苦苦等待的家属们焦躁不安,多次与警方发生冲突对峙。

第6天 4月2日

下午2时许,现场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2号钻孔井下被困矿工敲击钢管的声音传到地面,并传出喊话声。随后,探到井下的钻头再次拔出时,上面出现一根人为缠扭的铁丝。几百袋葡萄糖和生理盐水送到井下,可惜未有回应。

第7天 4月3日

骆琳和王君尝试与2号钻孔井下通话,等了45分钟,未果。下午,数名潜水员下井,几小时后返回,据透露,井下情况复杂,水很浑,人在井下只能扶着巷道的墙壁前行,水深大约齐腰。排水还在加紧,总排量每小时2000立方米。

第8天 4月4日

不好的消息传来——大量不明水源不断进来。已投入运行水泵达20台,总排量每小时达2535立方米。累计排水量10余万立方米。3支救援队进入井下侦察。晚上10时许,大批救援人员下井。、

事前“花钱买进度”说法被证实

3月31日,大河商报报道,记者报道了王家岭煤矿一份内部简报的内容:3月26日,华晋公司总经理周压东在深入王家岭碟子沟风井工地视察,听完施工进度汇报后,曾经明确提出“三个必保”,其中,第一个“必保”便是“工期是必保的”。很多媒体在此次矿难报道中,也提出矿方“花钱买进度”的说法,针对这一说法,本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昨天上午,在王家岭煤矿一施工队会议室墙壁上,记者看到,2010年3月23日,中煤一建第六十三处碟子沟项目部给综二队发放的奖励喜报上明确显示:3月份,你队在劳动竞赛中,创出了541.8米的月最高进尺,被评为优胜队第一名,奖励5000元;而此前,该队也曾于2009年12月份,创造了进尺427米的施工水平,施工队队长唐某也被评为“月度王牌队长”,并给予了2000元的奖励。

此外,该队还曾以月单进121米岩巷的施工业绩,超额完成了项目部下达的10月份生产任务,唐某也被评为“月度王牌施工队长”,并给予5000元的奖励。

“超了奖钱,缺了扣钱。”一名山西籍民工说,不仅他们施工队是这样,在王家岭煤矿施工的每支队伍都“享受”这一待遇。

这名民工的说法,也得到了其他民工的印证,“领导要的是进度”。

2008年10月31日,时任华晋焦煤公司董事长的武华太主持召开一个内部会议,最后形成的《党政联席会议纪要》提出:“按照‘花钱买进度’的原则,制定加快碟子沟进度的特殊奖励政策。以上工作由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马晓明负责组织落实。”纪要特别提出要加快王家岭项目建设。

随后,记者在王家岭煤矿的一份内部宣传资料上看到:为了能早日产煤,华晋公司董事长武华太曾提出“花钱买进度”的要求,要求尽一切可能加快工程建设。

2009年5月,中国煤炭网报道称,为了抢工时,负责王家岭煤矿承建的中煤第一建设公司月成巷道长度先后6次突破200米,中煤第一建设公司的施工记录被不断刷新。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掘进米数在碟子沟几乎是奖惩的唯一标准。在事故发生之前的2010年1月24日,打穿了小窑老空水的27队便遭受了第六十三处碟子沟项目部的通报批评,并被罚款1万元,扣罚掘进米数50米。

“被困名单”公布方式令人遗憾

据齐鲁晚报报道,王家岭矿难被困者名单不是简单的人名排列,名单上的每一个名字,都意味着一条鲜活的生命,以及家人沉甸甸的关切之情。面对每一个名字,都应满怀尊敬之情,将之呈现在公众面前。

王家岭矿难发生后,外界对被困人员的具体数字存疑。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建议公布详细名单,落实到人头。3日中午,王家岭煤矿公布了被困人员名单,但由于仅仅只是口头公布,引起诸多质疑。

在新闻发布会上,中煤集团第一建设公司工会主席栗辉念了一遍153名被困人员的名字及属地,但没有在网上发布详细信息,也没有给记者提供电子文档及书面资料,这让在场记者颇为不满:“名单为什么不发给我们?既然公布了,就应该坦坦荡荡地公布出来,还藏着掖着干什么?”甚至有人猜测,这可能是有关方面的搪塞之举,目的是应付舆论压力,“这份名单是不是有问题?”

莫说记者要怀疑名单存在问题,就连普通民众都发出了同样的疑问。名单公布的消息一出,笔者就在网上搜索,但遗憾的是,除了记者录音整理出来的14名湖南人外,再没有看到其他更详细完整的名单。而由于栗辉念得比较快,很多听不清楚,部分名字还念错了,致使记者整理的录音名单也缺乏权威性。一场没有诚意的发布会,被困者名单的披露形式半遮半掩,又怎能令人信服其真实可靠呢?

矿难发生七天,公众依然不知道,到底井下有多少人被困?是153人,还是超过260人呢?本以为既然国务院副总理发话,就应该能看到准确无误的名单了,可是矿方的敷衍态度,再次令名单陷入扑朔迷离的状态。看来,被困者名单还真是矿方的心病。既不能违拗副总理的意见,又不愿让公众掌握详细名单,就采取“匆匆一念”的发布方式,于是对上有所交待,对下也能遮口。这种不够坦荡的行为,当然会引起媒体和公众的不满,怀疑名单背后有猫腻。

被困者名单不是简单的人名排列,名单上的每一个名字,都意味着一条鲜活的生命,以及家人沉甸甸的关切之情。面对每一个名字,都应满怀尊敬之情,将之呈现在公众面前,让世人知道,在那漆黑井下受困的是我们的同胞,他们有名有姓、有父母妻儿,他们并不孤单。被困者姓名不应被有意遗忘和忽视,铭记他们的姓名,也是对他们的尊重和牵挂。

矿方按照副总理的要求,将被困者名单公布出来,看上去似有进步,但这个“进步”的步伐迈得太小,离公众的要求相差太远,没有真正达到公开、透明的程度。名单不详,真相依然不清,公众质疑仍将继续。仅仅是一个被困者名单,不存在多大的难度,也没有太多的技术障碍,矿方缺乏的只是诚意。难道,非得让副总理将公布名单的具体程序也提出来,才能真正落实吗?

山西矿难救援队员披露发现幸存者过程

据新华社报道,4月5日凌晨,一名获救工人被送到山西铝厂职工医院。当日凌晨,王家岭矿透水事故首批获救的9名工人被陆续送至山西铝厂职工医院接受检查和治疗。在9名获救工人中,有4人的生命体征平稳,意识清醒。医务人员正有条不紊地对获救工人进行治疗。新华社记者吕晓宇摄

新华网4月5日报道 来到潞安集团矿山救护中队驻地时,救护队员们有的在帐篷外面歇息,有的在里面吃着桶装方便面,疲惫的神情掩不住激动之情。

正是这个救护中队,在4日22时27分发现了水面深处的第一缕灯光,从而全面拉开了王家岭透水事故井下救援行动的帷幕,使救援行动疾速展开。

二百米以外,救援的场面正如火如荼。一辆辆救护车拉着刚刚抢救上来的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被困人员疾速驶离。

发现第一缕灯光的救护队员名叫郝喜庆,是潞安集团矿山救护大队二中队一小队小队长。

“我当时正坐在巷道旁的水泵管上,无意中抬头发现水面远处有灯光在晃动,那不是指挥部说的有可能有人生存的工作面吗?”他迅速起身跑向50米外的联系电话,拨出在心里默记了多遍的矿山救护协调组电话号码:8000。瞬间,这个令人激动的消息传回指挥部。

郝喜庆所在的小队4日16时下井作业,主要任务是监测气体、观察水位并监护现场施工工人的安全。这些数据,通过每两小时一报的值班电话,迅速汇总到指挥部,成为指挥营救153名被困人员的第一手数据。

淹没巷道的地下老窑水极度混浊,郝喜庆亮黄崭新的救护服已成了泥巴服,黝黑一层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一双握住筷子正吃方便面的大手上,沾满厚厚的黑泥,脸上黑亮亮的,沾满了泥巴。其他10多名工友也和他几乎一个模样。

郝喜庆小队是3日凌晨2时临时接到紧急通知,从长治赶来乡宁参加救援的。尽管当时许多人还在休假,但紧急集合令下达后,休假的队员连夜赶回驻地,其中最远的是从35公里外的家里乘出租车赶回执行任务的。到早晨6时,35名队员和干部集结整齐,一个都没有少。

副中队长告诉记者,救人如救火。抵达王家岭矿后,他们自己协调了两顶帐篷住下,所有生活用品只有配发的一条毛巾。用的是自己带的桶装水,吃的是自己带的方便面。王家岭矿的夜晚寒冷无比,他们连一床被子都没有,夜晚盖着自己的大衣蜷缩入眠。连续两天顿顿吃水煮方便面,一丝青菜都没见过。

而此前两天,他们向王家岭矿营救工作指挥部捐献了三卡车物资,有饮料、纯净水、方便面、气艇、手套、大衣等。

此时已是凌晨1时,房间里除了简易钢丝床上凌乱堆放的大衣,好像再没有多余的东西。两张钢丝床旁,放着四个塑料凳支撑的木板,显然是临时拼凑的“床”。用一块木板搭起的“茶几”上,电磁炉上煮着的开水正在冒气。

在王家岭矿透水事故救援现场,像这样的救援队员共有3000多人。在事发后到成功救出部分被困人员的176个小时,他们争分夺秒,千方百计地救人,而自己却连个完整的宿地和饮食都不能保证。

“非常时期,救人要紧。”一位工友对记者说。